幼有所育在青海暨山村幼儿园十周年汇报会在京召开

2019年12月14日上午,“幼有所育在青海暨山村幼儿园十周年汇报会”在钓鱼台国宾馆举行。会议由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青海省海东市人民政府主办。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主席高云龙出席开幕式,全国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主任李伟致欢迎辞。

1 2 下一页 友情提示: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分子筛膜“把门”拦住氙气

氙是一种惰性气体,存在于地球的空气中。氙本身无毒,人吸入后以原形排出,但在高浓度时有窒息作用。氙有麻醉性,它和氧的混合物(20%氙气与80%氧气)能对人体形成麻醉。氙气主要通过抑制中枢神经系统NMDA受体和乙酰胆碱受体而产生麻醉作用。

2009年,在青海省有关部门的指导下,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和青海省海东地委、行署(现为海东市)一起,在乐都县(现为乐都区)开展了贫困地区儿童早期发展项目(包括山村幼儿园和营养包两个项目),都取得了良好效果。在此基础上,2018年,0-3岁的“慧育中国:山村入户早教计划”又在青海省海东市乐都区顺利实施。乐都区成为国内为数不多实现0-6岁儿童早期发展公共服务全覆盖的区县之一,探索出了“学前进村,一村一园”“早教入户,免费家访”,营养包全覆盖的农村幼有所育的乐都模式,十九大所提的“幼有所育”的种子在青海这片高原上正在生根发芽。

青海省海东市市长王林虎汇报了山村幼儿园项目落地青海十年来的成果。他介绍,自海东市乐都区实施“一村一园:山村幼儿园”计划以来,学前三年毛入学率从2009年的48.2%提高到现在的98.6%,第一批受益学生已升至高中。青海省海东市乐都区幼教志愿者、育婴辅导员代表,以及幼儿家长代表,介绍了自己参与项目以来的成长和收获。

吸入式麻醉剂的“贵族”

全国妇联书记处书记、党组成员蔡淑敏在会议上肯定了“幼有所育”乐都模式的优越性。她认为,项目统筹政府相关部门、志愿者、社会各方力量,通过对儿童自身、父母和家庭的干预,促进儿童早期综合发展的有益探索,是促进贫困地区儿童早期发展的生动实践,是助力脱贫攻坚的重要举措。

“我们的工作,就是要把分子筛膜放到麻醉闭路循环系统里面,将麻醉过程中人体组织代谢产生的二氧化碳及时移走,这样氙气在里面就可以循环使用了,不需要更换新的氙气,从而降低麻醉过程中氙气的用量和麻醉的成本。”论文通讯作者、第一作者王学瑞说。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刀剑神域:彼岸游境专区

教育部原副部长、中国职业教育协会会长、全国政协委员鲁昕在发言中谈到,儿童早期发展至关重要,科学的学前教育是消除贫困、打破贫困代际循环的重要社会干预手段。截至2018年底,全国学前三年毛入园率为81.7%,学前教育取得历史性进展。但是,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在学前教育领域表现还比较突出,“入园难”和“入园贵”的问题在一定程度上仍然存在,学前教育普惠性资源短缺。下一步要加大工作力度,努力寻找解决之策。

通讯员 周 伟 本报记者 张 晔

李伟说,青海省海东市乐都区是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最早开展儿童发展试点的地区。经过十年的试点探索,乐都区已经成为国内为数不多的实现0-6岁儿童早期发展公共服务全覆盖的区县之一,并探索出“学前进村,一村一园”“早教入户,免费家访”以及营养包全覆盖的农村幼有所育的乐都模式。但是,要形成国家层面的系统性政策,在全国范围内大幅提升贫困地区儿童发展水平,还需加倍努力。下一步,最重要的就是及时总结研究试点的成效、经验及改进措施,为广泛凝聚社会共识、推动形成国家层面的政策和机制、激励各方面加大投入提供理论、实践支撑。

在讨论环节,各界与会代表就如何落实农村地区的幼有所育进行了发言。代表们表示希望能尽快推动国家政策层面的重视,并期待社会各界能共同关注贫困地区儿童早期发展,形成强大合力。

生病了需要做手术,哪一种麻醉剂最理想?过去,这个问题并没有引起普通人的注意,但是寻找一种副作用小、麻醉效果好的药剂还真是挺有讲究的。

使用该技术,氙气的回收率高达99%以上,过程能耗非常低,因此这种氙气在线回用技术,具有明显的技术优势和经济优势。同时,专家表示,该膜材料可在模拟体系中连续运行300小时以上,性能保持稳定,有望据此开发新型的医疗麻醉器械,服务于我国现代化医疗体系建设。

氙气,因稀少和昂贵,被麻醉学界称为吸入麻醉药的“贵族”。

“目前,氙气的唯一可开采性来源是空气,多级深冷精制工艺能耗较高;同时,氙气在空气中的浓度极低,仅为0.087ppm,市场供应量也极为有限。即使全球生产的高纯度氙气都应用于医疗麻醉,可服务的临床病例也不超过80万人次。”论文通讯作者顾学红介绍。

参加此次会议的各界代表共约300人。会议围绕“如何在农村贫困地区实现幼有所育”等议题展开了积极的讨论。来自全国人大、政协、妇联、最高人民检察院、中央纪委、教育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等相关部委及群团组织的领导同志出席会议并发言。

麻醉剂也有供不应求的时候,必须依靠回收再利用满足临床需求。那么,氙气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麻醉剂?科学家又是如何制备,怎样回收再利用呢?

全国人大社会建设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清华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公共管理学院院长江小涓在会上高度肯定了基金会在儿童教育和健康保障所作的实证研究工作。她认为农村,特别是贫困地区仍然应该是教育和健康服务的关注重点。

临床手术中,病人在被麻醉过程中组织代谢仍正常进行,用作麻醉药剂的氙气,被病人不断地吸进去再呼出来。病人在呼吸氙气的同时,也不断呼出二氧化碳,在这个闭路循环呼吸麻醉器械里,当二氧化碳的浓度积累到一定程度,就会造成二氧化碳中毒。因此二氧化碳和氙气的混合气体必须定时排出,更换新鲜的氙气。

基金会联合科院心理所、华东师范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和哈佛大学教育学院对海东乐都的试点进行了评估和分析,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卢迈汇报了评估结果。他表示,设立在偏远地区的山村幼儿园的儿童留守、单亲比例都高于县城和乡镇幼儿园儿童。但是评估结果表明,他们在心理弹性、社会性、智力发育、小学入学后成绩等指标上都接近甚至超过县城幼儿园儿童,远优于没上过幼儿园的儿童。基金会倡议实施阳光起点计划,为每个贫困地区儿童每年投资2500元。举全社会之力,依靠贫困地区有识青年,实现贫困农村“幼有所育”的梦想。

日前,南京工业大学教授顾学红、王学瑞与荷兰代尔夫特理工大学Freek Kapteijn教授合作,开发出一种中空纤维分子筛膜用于现代医疗麻醉氙气在线回用新技术,可以实现氙气的循环使用,节约氙气采购成本99%以上,同时也可大大缓解氙气市场供应紧张的问题。这一成果发表在《德国应用化学》上。

临床研究发现,氙气麻醉效能强,具有一定的镇痛作用,所需辅助用药极少,特别是麻醉诱导快,苏醒快,不易受生物转化的影响,是已知对心血管影响最小的一种麻醉药,因此氙气是一种理想的麻醉剂。氙气可用于多种手术的麻醉,如普外科、妇科、整形科及骨科手术。

分子筛膜是一类具有规整孔道结构的硅铝酸盐材料,有效孔径由分子筛的孔道结构决定,是气体分子间精密分离的理想膜材料。南京工业大学等科研院所已成功实现分子筛膜在有机溶剂与水分离中的工业应用,打破了日本和德国等少数国家的技术垄断,填补了我国在该领域的技术空白。

“将分子筛膜用于气体分离,我们已经研究了10年。如何实现分子筛膜气体分离的大规模工业应用,是亟待突破的瓶颈,也是目前学术界和产业界共同关注的焦点问题。”王学瑞介绍,课题组为此研发了中空纤维分子筛膜用于现代医疗麻醉氙气在线回用新技术。

课题组在研究中发现,气体分子在渗透通过分子筛膜时,二氧化碳分子“跑”得更快,它的渗透速度比氙气分子快两个数量级。王学瑞解释说:“二氧化碳分子渗透速率快,最早进入分子筛孔道并吸附,但是二氧化碳分子与分子筛孔道相互作用力相对较弱,很容易被作用力更强的氙气分子‘挤’出去。”

青海省副省长刘涛在发言中表示, 办好学前教育,实现“幼有所育”是党的十九大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青海将坚持立德树人根本,实施教育强省战略,学习借鉴其他省市的好经验、好做法,与基金会一道巩固扩大山村幼儿园、山村入户早教等项目的成果,积极探索更加符合山村实际,更加具有青海特色、更可持续的学前教育发展路径。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党组书记马建堂在发言中指出,中国的反贫困与儿童发展正在进入一个关键的历史时点。在当前脱贫攻坚的决胜期,儿童发展的短板依然在农村。习总书记指出,扶贫必扶智,让贫困地区的孩子们接受良好教育,是扶贫开发的重要任务,也是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重要途径。

但是,氙气价格昂贵。在临床使用中,如何实现氙气随着病人的呼吸排出体外后,继续收集并循环使用,一直是待解的难题。

《刀剑神域:彼岸游境》将于2020年5月21日发售,登陆PS4/Xbox One/PC(STEAM)平台。敬请期待。

ido-n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