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家华生如果群殴高福是搞错了对象

(原标题:如果群殴高福是搞错了对象)

有人说,非典之后,国家花巨资建立了疾病特别是传染病的网络直报系统,但在这次疫情防控中,完全没有起到预警作用,高福作为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难道不应该被首先追责乃至问罪吗?

在此次疫情中,武汉华南海鲜市场被指是病毒爆发的源头。该市场的商家是否有经营野生动物的许可证,是否有商户非法贩卖重点保护野生动物,野生动物来源是否合法,有没有检疫证明,这些疑问依然待解。

据报道,高福这段时期被分派和领军的就是这第二条同样重要和需要争分夺秒的战斗。结果,我国各单位科研人员共同努力,在短短几天内就找到了元凶。1月8日,中国疾控中心正式宣布发现一种新型冠状病毒是此次疫情的病原体,1月10日发布新型冠状病毒的基因序列,并完成PCR诊断试剂的开发和测试。1月11日,中国疾控中心开始向武汉提供新型冠状病毒检测试剂。1月12日,世卫组织在一份声明中说,已从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获得更多有关武汉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的详细信息,包括从病例中检测到的新型冠状病毒基因序列信息,这对其他国家开发特定诊断工具有重要意义。中国科研人员的高水平和高效率,得到了国际上普遍的肯定。

在马勇看来,归根结底,执法部门需要在野生动物保护的指导思想上有所转变。

也许有人还会说,高福作为中国疾控中心主任,疫情大敌当前,他不去前线,不是临阵脱逃吗?这至少也是渎职吧?

“电网这种盗猎工具破坏性极大,且是无差别盗猎。野外动物只要途经,几乎难以幸免。”巧巧说。

“比如,有的人把驯养繁殖许可证拿来租赁。有人租到许可证后,一旦被查,就把证亮出来,说是人工繁育的,而卖的时候则说成是野生的。”杨朝霞说。

马勇认为,公益诉讼制度能起到很好的作用,利于行政执法和司法有效衔接。但实践中针对野生动物保护的公益诉讼还非常少,“需要进一步推动”。

“野外非法猎捕、运输、交易,已经形成了完整的黑色链条,在一些地方甚至直接省去了运输,在当地就能消化。”巧巧说,“即便是在保护区内,非法盗猎依然猖獗。”

“这条产业链的存在首先是因为有需求,其中食用需求占比很大。有的人觉得野味更有营养,有的人是出于炫耀或好奇。”北京林业大学生态法研究中心主任杨朝霞说。

吕植介绍,目前,对于野生动物保护法所规定的国家一级和二级重点保护动物,有相对严格的管理机制。但果子狸、獾、刺猬等“三有动物”受非法捕杀、驯养繁殖以及经营的情况非常严重。

这是长征系列运载火箭第323次发射。

北京大学保护生物学教授、山水自然保护中心创始人吕植则呼吁,严厉打击野生动物养殖场“洗白”现象,即把野外捕获的动物放到有养殖许可证的场所短暂笼养,然后进入市场。“一旦发现此类行为,应注销其许可证,依法惩处非法贸易,同时追究向此类养殖场发放驯养繁殖许可证的机构的责任。”

按照动物防疫法,农业部门负责对合法猎捕和人工繁育的动物检疫。“但与野生动物检疫相应的规程和标准尚未出台,导致当前检疫制度未能发挥应有的作用。”杨朝霞说。

信息公开,防止公共利益变部门利益

此外,在狩猎许可制度上,杨朝霞表示,“猎捕‘三有动物’(具有重要的生态、科学、社会价值的动物)是要发狩猎证的,实践中真正有多少发了狩猎证还存疑。”

但是,如果有专业人士人告诉你,对新的不明原因的传染病,防疫工作实际上有着两条主要战线,一条是第一线即前线,需要流行病学专家和经验丰富的资深临床医生,研究怎么对症下药、治病救人,以及根据临床实践,去分析判断疾病传播的途径、速度和阻止方法;另一条是后方的科研战线,要汇集最优秀的微生物学家、医学家,根据前方送回来的样本,剖析和找出致病的真正根源,如是病毒还是衣原体。如果是病毒,又是哪类病毒,有何特性,这样才能给前线作战提供正确的指导和战斗方向。17年前的非典,限于当时的科研水平,我们就在这里走了弯路,浪费了许多宝贵的时间。

记者了解到,2016年修订的野生动物保护法增加了禁食规定,明确禁止生产、经营使用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及其制品制作的食品,或者使用没有合法来源证明的非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及其制品制作的食品。

但是,如果情况是我听到的另一个故事,即在去年12月30日,也就是武汉几名医生当天傍晚上在同行的朋友圈中刚刚提醒大家注意这个新型不明肺炎的同一天,由于高福有在睡前在网络上搜索有关传染病信息的习惯,偶然发现了有关武汉市卫健委内部发出了不明原因肺炎紧急通知的相关传闻,这让他大吃一惊。因为他去年还在政协会上拍着胸脯说,现在有了这个疾病直报系统,像SARS那样的大疫情不会再发生。所以他随即打电话给武汉市疾控中心负责人了解情况,在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立即问他们案例早已超过三例必报的预警门槛,为什么这么多天来从未向网络系统直报?都这样的话,国家重金打造的网络直报系统还有什么用?

“当然,监管执法确实也存在难度。”杨朝霞告诉《工人日报》记者,野生动物的鉴别本身就很难,执法能力不足,野生动物保护意识和法治意识不强的情况也存在。杨朝霞曾在一个县发现,该县的野生动物保护站仅两三个工作人员,专业化人才严重短缺。

疫情发生后不久,杨朝霞所在的北京林业大学生态法研究中心联合三家机构单位,发起了立法禁食野生动物的建议书。几天时间内得到了百余家机构和个人的署名支持。

发证乱象同样引起了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副秘书长马勇的关注。“我们在保护工作中发现,在有的地方,拿到驯养繁殖证的甚至是一些钢材公司、文化公司。”马勇说,“有的人低门槛拿到证件,打着合法名义做着非法交易。”

1月26日,市场监管总局、农业农村部、国家林草局发布公告,至全国疫情解除期间,禁止野生动物交易活动。2月3日,10部委(局)联合部署打击野生动物违规交易专项执法行动。

在老家广西,巧巧对蛇泡酒、猫头鹰泡酒等习以为常,“从小在那种环境下,对食用野味这件事是脱敏的。”

经过10余年的工程研制,长征五号火箭先后于 2016年11月3日和2017年7月2日实施了两次发射。其中,首次发射取得圆满成功,遥二火箭因发动机故障未能将卫星送入预定轨道。工程全线科研人员大力协作,历经两年多的艰苦攻关、连续奋战,进行了大量地面试验,完成了长五遥二失利故障归零和长五遥三火箭各项工作。针对前期故障调查中发现的薄弱环节,深入开展了“再分析、再设计、再验证”工作,采取了一系列改进优化措施,切实提升火箭飞行任务可靠性。

采访中,专家认为,把对公共安全风险的考量纳入野生动物保护法中,是目前推动修法的一个重要内容。

一些动物被非法捕杀,却不在保护范畴

“这次疫情给了我们一个惨痛的教训。”杨朝霞说,“保护野生动物,不仅要考虑其对人类的价值和作用,更要站在维护公共卫生安全的角度,加强野生动物疫情的防控。保护野生动物,实际上就是保护我们人类。”

《柳叶刀》认为,文化的改变需要时间。医疗卫生工作者需要得到信任和尊重,而增强信任最好的方式就是建立一个有效、可靠且值得尊重的医疗卫生体系。这些观点值得深思。

据知情人说,正是从对方含糊的解释中,高福感到问题不小,自己责任重大,于是不顾时间已晚,连夜给国家卫健委多名领导分别打电话报警。据媒体报道,国家卫健委也可算行动迅速,第二天就由分管领导带领工作组、专家组到达武汉。国家卫健委并在1月1日就成立以马晓伟主任为组长的疫情应对处置领导小组。因此据这个消息,高福实际上是12月30号武汉几名医生在朋友圈发消息提醒的同一天晚上,体制内最高级别的报警人。如果这个情况属实,我们是否要更谨慎点才下结论呢?

钢材、文化公司竟能拿到驯养繁殖证

豹猫,亚洲地区分布广泛的小型猫科动物,长期以来作为野味被大量摆上餐桌。如今,巧巧在华南做野调时,已找不到它的存在。

“立法上,应加强对非国家重点保护动物的捕猎、驯养繁殖、经营管理。”吕植建议。

另一方面,国家重点保护动物由《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确定,而名录自1989年实施以来,仅于2003年进行过一次微调。一些种群数量急剧减少的野生动物没纳入其中,导致其没有受到应有的保护。

长征五号运载火箭工程于2006年批准立项研制,由国防科工局牵头组织实施。火箭由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所属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抓总研制,实践二十号卫星由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所属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抓总研制。发射、测控由中国卫星发射测控系统部负责组织实施。中国文昌航天发射场是我国第一个滨海航天发射场,具有纬度低、发射效率高、射向宽、运输便捷等优势,能够满足新一代运载火箭和新型航天器发射任务需求。

1月20日,北京朝阳医院发生暴力伤医案。被害医生陶勇是一位年轻有为的业界专家,救治过许多疑难重症病人。仅因为对手术效果不满意,就砍伤医生的手臂,甚至可能终止他的执业生涯,让人无比愤怒。伤医、杀医事件,伤了医务人员的心。倘若有一天,没人再愿意从医,最大的受害者是谁呢?

“野生动物非法猎捕的违法成本较低。”马勇表示,一些盗猎分子接受刑罚后,刑事附带民事赔偿数额往往较低,震慑力不足。

不过,纳入禁食范围的仅包括国家重点保护动物。这意味着那些没有被纳入禁食范围的动物的保护,很难找到明确的法律规定。

长征五号运载火箭是我国运载火箭升级换代的工程,作为我国首型大推力无毒无污染液体火箭,创新难点多、技术跨度大、复杂程度高。火箭采用全新5米芯级直径箭体结构,捆绑4个3.35米直径助推器,总长57米,起飞重量约870吨,近地轨道运载能力25吨级,地球同步转移轨道14吨级,地月转移轨道运载能力8吨级,整体性能和总体技术达到国际先进水平。本次任务的成功,意味着我国具备发射更重的航天器或将航天器送向更远的深空的能力,是实现未来探月工程三期、首次火星探测任务、载人航天等国家重大科技专项和重大工程的重要基础和前提保障。

“在驯养繁殖许可制度方面,其许可申请的要求和标准很模糊。有的地方只要申请就给发。”杨朝霞说,审批发放之后还要加强审查,“很多已发放的人工繁育许可证甚至过期了许多年。”

医学是一门不完美的科学,不是每位病人的问题都能得到解决,但正是这样的不完美,激励着医生去不断探索,为病人争取最好的治疗效果。医学不是万能的,生命更是有限的。加强科普教育,端正国人对生命和医学的认知,让更多人可以平静地接受无能为力的疾病和死亡,这就是就医文化的改变。

实践二十号卫星是地球同步轨道新技术验证卫星,将验证东方红五号新一代大型卫星平台关键技术,并实施多项新技术验证工作,将开展地球同步轨道通信广播业务。

野生动物保护志愿者巧巧(化名)至今记得,4年前她和伙伴们在山西做野外调查看到的场景:到小腿高的电网,从山脚沿着主路一直拉到了山顶,绵延超过2公里。

“这几次发文都是多部门联合作出,这也说明,打击野生动物非法猎捕、交易,需要多部门衔接、配合,形成合力。”杨朝霞说。

当前,新型冠状病毒导致的肺炎疫情形势依然严峻,病毒源头直指野生动物非法交易。专家呼吁,应站在维护公共卫生安全的高度,遏制野生动物非法贸易,全面杜绝对野生动物的非法食用。

期待立法司法逐步完善

“一直以来我们都是以‘开发’‘利用’为主,现在必须树立以‘保护’为主的观念。”马勇提出,“这个过程要求相关执法部门做到信息公开,加强公众参与。”

“信息不公开,公共利益就容易变成部门利益。野生动物监管问题亟需中央环保督察全覆盖,查处一批失职渎职典型案例。”马勇说。

在杨朝霞看来,除了食用需求,链条前端和中端环节的监管乱象,尤其值得重视。

ido-nc.com